Betway必威官网-Betway必威体育-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一个深圳人的20年买学位房之路:从翻硬币凑首付到一下扫6商铺

发布日期:2017-04-12 21:07:26 Betway必威教育www.zktw.com
《一个深圳人的20年买学位房之路:从翻硬币凑首付到一下扫6商铺》是由Betway必威教育(www.zktw.com)为你整理收集,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您可及时反馈意见:

近日,北京、石家庄、郑州、广州、佛山等地纷纷推出楼市调控新政,进一步收紧楼市调控。

南都资料图

新一轮的房地产市场调控下,未来房价走势如何,无人能给出准确答案。

在楼市新政的大背景下,有炒房客,也有刚需者的存在。生活始终离不开房子,每个人都渴望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心水房,安居乐业。下面是一个深圳人蓝谣20年来的买房之路,记录着他这些年来为了房子奔波忙碌的点点滴滴,从为了凑首付四处借钱,连家里的硬币都翻了出来,到贷款一口气扫下6间商铺,再到为了学位房卖掉老物业再次成房奴……

“都说深圳普通家庭的生存史,其实就是买房史、租房史”。那么,你是否也有着类似的买房经历?

以下文字据作者蓝谣

文中涉及小区名字皆为化名

四处借钱凑首期

连家里硬币也翻出来

这是1997年的深圳,这年发生在这里的大事挺多。我就亲眼目睹了咱们国家的领导人从这里出发,接回了与祖国分开了155年之久的香港。

我们家买房的故事也从这一年开始了。

那一年我也已老大不小,非常热烈地进入了恋爱的季节。

看着我谈一个,黄一个,父母都急得黑了眼,怀疑是不是咱家的风水出了什么状况。也有个别是咱们不喜欢的,但更多的是人家不喜欢咱,除了觉得咱这款不够味,还有一个原因是没房。确实,安居方好乐业的嘛。

二弟是早我几年出来工作的,袋子里已有了一点存货。香港回归后的第二天,他动情地对我说:“哥,咱们买房吧!”那时,宝安很好的地段的房价也不用3000元一平方米,贷款供楼的要求并不高。

我们找上了老爸好友陈叔商量。陈叔在宝安翻腾多年,声名远扬,他夸我们兄弟俩有志有为,并一口答应帮我们,就在他家附近快要竣工的雅轩阁预订两套80平方米左右的住房,让我们一人一套。陈叔拍着胸脯说:“凭我与开发商铸铁般的关系,打个折头也是没问题的,这房子到年底就可以交楼了。”这话让我非常温暖,二弟的眼睛更是一闪一闪的,那眼神令人至今难忘。按照陈叔的要求,我们交给他10万块,作为买房的订金。

那年的夏天很热,但我心里却是异常的清爽。作为一个打工青年,我就要拥有自己的立身之所了。

秋天来了,秋天又过去了,却没有听陈叔说起房子的事。二弟有点着急了。陈叔在电话里说,房子还在建设中,我刚同开发商李总刚通了电话,每套房的首付要10万块。

老爸老妈在经济方面是帮不上我们的。我们硬着头皮向一些朋友借了点,把家里那个福宝的肚子内装的硬币都腾了出来,总算又凑够了另外的10万元,这钱好沉重。陈叔笑着说,放心吧,一开盘就能买上了,两套。

再过半个月到要到1998年元旦了。陈叔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他小孩那里刚分了一套福利房,有80多平方米,也在雅轩阁附近的红花园6楼,如果我们确实急用,就将这套给我们好了。这个电话一下子令我们慌了神。福利房私下本是不能转让的,那还要经过好多好多道手续,才能实现转红本的。二弟说,那将20万退回我们吧。陈叔一脸无奈地说:“钱刚投到外地一个农业项目去了,可能还要半年才能回款。” 这令我们很失望,委托买房的钱怎么用用于投资了呢?陈叔是压根就没有帮我们订房。

就这样,我们在1998年的1月,从陈叔的手中拿到了红花园住房的钥匙。20万元在当时就是一套商品房的价钱了,但我们还是非常知足,毕竟陈叔给了我们一套安居之所。

红花园住房从绿本变成了红本,并改到我的名下已是十年后,我也在2013年以一百万元的价格将此房转让。至2017年3月,这套住房已标价320万。

陈叔的农业项目在那之后不再听其提起。听说,他根本没有搞什么农业项目,就是搞点其他什么生意,不过项目也是黑掉了。

兄弟凑钱再买一套

因距离公司远而卖房再换房

2000年是世纪之年,深圳的房地产业却还是很冷清。此时,又到了二弟结婚的年龄了。8月,我们兄弟商量好,红花园的住房由我居住,我们一起再贷款供一套,归他名下。

房产中介洪经理带来内部消息,说宝城春雅花园8楼还有一个保留单位,有85平方米,可以申请到9折优惠,折后才2300元多块一平方米,总价约20万,而且是红本了。这让我们大喜过望。这是一套新房,只是楼层有点高。

春雅花园不算太大,有四栋,小区很安静,看起来挺宜居。只是离小区约300米处就是宝安看守所、收容所,站在楼顶还可以看着兵哥哥在围墙上面持枪巡逻。

听说这里原先是一个枪毙犯人的“打靶场”,有几个在宝城长大的同事说,他很小的时候就曾过来偷偷来看过热闹。

说起鬼,我们来自农村,其实都挺怕的。洪经理听了我们一脸疑虑,他淡定地说:“倘大的宝城,原先为墓地的地方还多的呢!现在这样的人气,鬼都早搬家啦 !”往后的几天,洪经理的电话就像鸡毛信一样不断飞来,兄弟,如果再不出手,折头没有了,房子保不住了,到时别后悔啊!

想想也是,随着乡村发展,咱们农村老家的房子不也基本盖到原来的墓地旁了吗?我们打定了主意,交付了这套房的首期。合计一下,我们兄弟两人每人月供付1千多块,银行按揭15年。其实那个时候购房是可以零首付的。

这套8楼的住房原先与7楼是复式结构,因为复式房实在卖不动了,开发商才将这一单元进行了重新分隔。

我们买的8楼还有一个10多平方米的露台,在这里可以耳闻到不远处被收押人员吃饭前的歌声。二弟也算舍得下重本,在装修时将这个露台改造成一个大厨房,仅搭天棚就花了差不多2万块,整个家装花了8万块。

转眼到了2004年7月的一天,二弟从外面回来了。他神情喜庆,春风洋溢,似乎一夜暴富了。他笑呵呵地说:“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们这里的房子都可以卖28万啦!白住四年!”原来有人要买这房子。二弟算了一下,装修花了8万,买房花了20万,这4年赚了。

我也为他找到买家而高兴,毕竟这个地方离他工作的地方就有30公里路,每天上下班太辛苦了。他快乐的情绪令我身受感染。是啊,虽然不赚钱,但我们已享用了4年了啦!那天晚上,我们还特别加了一下菜,以示祝贺。

只是人算总是不如天算,与春雅花园一墙之隔的看守所、收容所在几年后被全部拆除,这里连着的一大片均划为宝安中学新校区用地。春雅花园成为离学校最近的学位房。在短短几年内,这一套住房便也从20多万变成了现在的400多万。

二弟也庆幸自己好在当年就重新购置了离自己上班的地方不远的福永福安花园一个一楼90平方米的单元居住。这里当时有点像烂尾楼,价格才19万。记得我们进去看楼时,成群的蚊子扑面而来,个个样子清瘦,非常纯静。

现在,福安花园已改名天域豪庭,小区的规模已从原来的五栋变成了近二十栋。这套一楼的单元价值约400万了。

用房屋抵押向银行贷款

 

扫下6间商铺

深圳农村城市化快速铺开,小产权房也像雨后春笋。巷间传闻,深圳的小产权房可能合法化。总想着,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有准备的人才能发达。我想发达,因此,在2005年的有一段时间,总爱跟着几个对买小产权房特有心得的朋友到处逛逛。咱钱不多,但还是希望也有所意外的收获。

西乡街道有一个工业园是由村里出地,引入资金建成的,建设单位的苏总资金周转困难,想转让临路的6间商铺,每间面积80多平方米,价格26万元一间,我们商量好,咱们银两不够多,各买一间就好,物业出租,也当是一种长期投资嘛。可苏总却怎么也不同意拆卖,要不不拿,要不就全部扫掉,并且要一次性付款。这只能找外援了。

我想起某单位的老李,他曾说对这种住房是感兴趣的。老李是我们圈子里的经济学家,说起投资一套一套的,他对这里的投资环境及物业未来,还有各种存在风险进行了评估,再评估,综合评估。他说,这里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发展起来,你们也打消这一念头吧。

二弟对这一物业似乎情有独钟。希望凑到足够的人数将这一物业拿下。那段时间,他倒有点像卖房的中介,其实就是拉丁,看房的人一波来了,又一波走了,没人动心的。

我们对这几套物业进行了合议,认为固然存在一定的风险,但在这种价格下还是可以搏一下的,不是说单车可以变摩托吗?通过房屋抵押的方式,我们向银行贷款,将这几套住房全部买下了。

与这几套商铺相邻的一间300多平方米的大铺位也由我们介绍给另外一个好朋友陈兄买下,花了95万元。建设单位的苏总因为在建个工业园,钱包差不多断链了,言称是忍痛割爱。这话或许是真的。

陈兄也算是宝安通了,当时他正出差北京,我将这一信息告诉他后,他知道我们也买了邻近物业后,看都没看当天就将钱转过了。他说的话让我至今感动,你们都买了,信你们。其实我们是想以小搏大。

深圳发展日新月异,城区的发展快得像坐了飞船一样。这个工业园周边的断头路打通了,人气也上来了,这里的物业租金收入也算稳定。陈兄对我们至今心怀感激。

购买3100多平方米的宅基地物业

不料遭遇高利贷威胁而弃购

转眼到了2007年深秋,在都之都酒店一楼大堂,二弟说约了一个徐老板,他有大物业转让,叫我过去一起谈谈。

坐在我面前的徐老板,有点干瘦,但头发还是梳得挺整齐的,应该是上了摩丝,只是脸上象抹了层灰一样。他是宝安本地人,听说曾经风光一时,但自己都说是昨日黄花,今不如昔了。我们都叫他老徐。

老徐向我吐了一肚子的苦水。他说自己在松岗的村里建了一套11层3100多平方米的住房,现在再也没有钱买材料,实在转不动了,希望将这套物业转让了。他开口要价450万元。

第二天,我们如约来了松岗街道的A村。通往A村的路有点像九曲羊肠,我们费了一番周折才摸对了物业的位置。这幢物业占地面积有300平方米,共有房间99间,据说是2个宅基地合建,在施工时还占用了点公共用地,在这个村里算是最具规模的了。物业前面有一个大鱼塘,一楼为临路铺位,物业的外墙砖都已贴好,就差一些门了。物业还没有完工。徐总满脸灰气地说,就是因为欠别人的材料钱, 全停工啦!

听着我们说话,从房间里走出一个姓黄的中年人,说是安徽的,老徐叫他老黄。开始我以为老黄是帮老徐看房子的。后来才得知,老黄是专当二房东的。

老黄得知我们要买这物业,便也想与我们套套近乎。他哭丧着脸说:“徐总在这个物业开建的时候,就同我借用了20万元了,他答应在物业建成后,交给我出租,现在物业迟迟没竣工,无处藏身,我就住在这里了。”他也一再强调,老徐是因为欠人家的材料费和工钱,工地才停工的,有资金的老板来了,就好办了。

老徐看我似乎不为所动,他越说越来劲了,他动情地说:“蓝老板,你有没有钱,谁知道呢?但你站在这么大的一幢楼前面,大家肯定都叫你大老板啦!我确实是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啊,这是白菜价了!”物业要价不算贵,当时建一平方的住房都要1100元了,还不含买地的钱。

物业的顶楼格局也非常讲究,可以作为私家住房,听说老徐就是想留着自用的。站在顶楼,真可谓一览众山小。秋风爽过,放眼远眺,我确实有点躇踌满志,意气风发。

双方对价格再次进行了商议,约定价格为445万,前期先付200万,老徐先付清别人的工钱和材料费,等复工后,再根据工程进度付清余款。未了,老徐还主动说,现在正在搞历史遗留问题住房登记,我这边配合你们明天就去街道里办了登记,将物业转到你们名下吧!这样你们更放心啦!

按照约定,老徐还带来了太太陈阿姨,与我们慎重地签订了物业转让协议。在收到我们转去的200万现金后,老徐还信信旦旦地说,明天我就将这钱发给施工队和材料商,过两天就可以复工了。

我们家算是好多代农民了,老家农村的大门口上面写的是“宏志”两字,红红艳艳,正是寄托了祖辈的万分期望,我们决定将这幢楼命名为“宏志大厦”,也算在另个地方光宗耀祖。在街道办指定的窗口,这幢物业登记到了二弟的名下。那天夜里,我从梦中笑醒。

过了一天,才早上8点多,我突然发现自己的电话要被打爆了。有卖水泥的,有卖钢筋的,有卖电梯的,还有负责施工的,个个都说没有收到老徐的钱,有的还怒气冲冲地说,如果再不收到钱,就要去拆窗、拆砖了。老黄也给我打来电话,说如果确定是我们买下,物业可务必要交给他继续当二房东的。

这令我吃惊不小。或许是第一次买小产权房太顺利,搞得大意失荆州了。我们赶快联系老徐,但老徐的手机关机了,联系他太太,他太太骂道:“不知这死鬼死到哪里去了!”这让我们整整一个中午都如坐针毡。

下午,我们又接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电话。他说,听说你们买了老徐的房子,他可是借了我们公司200万的,当时就说要建这个房子的,如果要买,也是我们先买啊!如果你们买,钱也是要交给我们。那人是当地一家借贷公司的。他在电话的那端似乎也是怒气难息。他气汹汹地说:“如果我拿不到钱,我到时让人拉几车垃圾放到物业的大门口!”此时空气中的火药味非常凝重。

直到五天后,老徐主动给我打来电话。这真是度日如年的五天啊!老徐说自己去了一趟远门,手机不方便听,所以就关机了。我后来才打听到,这个老徐是一个花心鬼,在外地有一个女朋友,这几天就去寻欢作乐去了。听了我们的话,他似乎很无辜。他说,哪欠那些人那么多钱呢?但当我问他为什么不将钱给那些工人和材料商时,他又无语了。我们认为这房不能再买了,但老徐说,自己拿了一部分钱还给别人了,拿不出这么多退回给我们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老徐电话约了我,表示如果我们不想买了,他就另找买主了。

接盘的是一个潮州老板,据说在当地办了挺大的实业。老徐说,对方答应给我这边退回203万。这令我大喜过望。

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和二弟两人,一人守在银行收钱入帐,一人蹲在街道历史遗留办与对方办过户,这边电话说钱已到帐,那边便同意改名。接盘的潮州老板姓许,戴着墨镜,那天开着大奔过来,车上还坐着几个穿着很整齐的年轻仔。一手交钱,一手签字,感觉有点象警匪片里的坏人在进行毒品交易。

许老板似乎是不怕别人在他门口倒垃圾,他神气地对我说,这房子姓许了,谁也别想动。

10年已过,我碰见二房东老黄,他还在那里当二房东,他说,物业现在一直正常出租,也没有什么人过来捣乱。

这幢物业现在值2000多万了。

为了学位房

卖掉老物业再次成房奴

住在小高层,最怕回家过年时时带来太多家乡特产,楼上楼下来回爬了几回,感觉像从鬼门关趟了几趟。

我们都想着改善一下居住环境,毕竟随着小孩的出生长大,原来居住的地方也是偏小点了,起码是要住一下电梯房。这是我小小的梦想。

2013年,老城区有两个物业在准备开盘,考虑到学位的问题,我们放弃了大家的认同的中尚花园,选择了观感相对差一点的达达花园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此时,中尚花园的开盘均价才18000元。我在达达花园一期售楼处交了10万块诚意金,想着,再怎么样,这里也就2万一平方米可以买到的。但开盘那天,房价让我大跌眼镜,所卖出的单元竟然是29000元一平方米。我气得当场退回了诚意金。

一个月过去了。这天,我接到了达达花园售楼小姐的电话。我问她是什么房价。她笑着说,来吧来吧,不会让你失望啦!这次他们开卖了另外一栋,价格就2万一平方米。我选了自己满意的楼层。当电话叫太太过来签名时,她似乎有点不可思议,感觉天下掉下大馅饼。我们卖掉了百花园的老物业,用那100万的房款作为这套住房的首期,走上了新的房奴之路。

这一片区的房价也是节节升高。原先开盘29000元的单元,在后面却已变成了地板价,并且很快售罄了。现在这个物业的房价有了6万多块一平方米了。

二弟也为了小孩能够读到称心的学校,一家也决定从福永搬回了宝城。

也是2013年的6月。他们看中了一个老物业金旋花园的一个单元。这是一套拍卖房,因为业主欠了银行的贷款,银行强行拍卖了他抵押的物业。二弟让父亲也过去看看,参考参考。父亲都不想去了。父亲说,这个小区4千块的时候,我都陪你们去过了,其他楼盘也一起看过好多回,你是买不成啦!老父亲对二弟在宝城买房似乎也已失去了信心。在过去的10多年,他看过的物业应该也有20多套了。

拍卖会的那天,我陪二弟去了。这是一套128平方米的物业,起拍价是350万元。一共有五人交了压金。

刚坐下,旁边有一个人悄悄同我们说,你们几个都不举牌了,我这边每人给你们1万块。

这种情况我们都没有经历过,二弟也有点心动了。但他在最后时刻还算顶住了诱惑,他随口说,那我给你们每人1万吧。那边其中一个人说,每人2万。二弟没有表态了。

起拍了,实际这里面真正有心买房的只有两人,其他几个可能就是想着报个名过来分点钱的。每次举牌加1万,房价从350万一直拍到了372万。二弟同我说,如果他们再举牌,就给他们算了。这套住房最后以372万成交。加上交易税等等,共花了400万。这与当时这个片区的物业价格相差也不大了。

水涨船高,房价继续上扬。2016年底,这套住房听说值800多万了。二弟终于买到城区的房,父亲是最开心的,说终于买成了一次。

“深圳普通家庭的生存史,

其实就是买房史、租房史”

都说深圳普通家庭的生存史,其实就是买房史、租房史。这话似乎也是对的。

我最小的弟弟入职为公务员,参加工作时间不太长,他也是买不起这几万块一平方米的住房。我们都庆幸他能在2015年下定决心,在城区以8千块一平方米买了一套村里建的统建楼。物业没有房产证,但环境不错。至今这一片区的统建楼价格约2万一平方米了。

一个姓李的同学当时与我一起相约买达达花园的住房,因为他父亲觉得房价可能会跌下来,他便没有买成。在达达花园二期开盘时打定主意,就是4万块一平方米也动手了。在开盘那天,听说他和太太是半夜排队的,但由于僧多粥少,还是没有抽上,无法选房,至今后悔不已。

有一个姓林的表弟,听信各种接锺而来的大亚湾将要划进大深圳的传闻,在2007年跑到惠州以单价3000多元一平方米买下了一套住房,现在还在宝安工作生活,总是说,当时在深圳出手就好啦!惠州那套住房他至今也没有装修入住,房价听说也涨了2000元一平方米了。

2008年,几个老乡结团购买了沙井万丰的农民房,后那物业被认定为严重违建,至今查封,8年已过,几个老乡还在附近的出租屋中生活。

表哥阿炳算是很幸运的,在2009年搭上了经济适用房的末班车,以5000多元一平方米的价格分配了罗湖的一套保障房,这套住房现在已转为红本,已是5万多一平方米了。

表妹阿兰于2009年在南山区卖掉了一套住房,想等房价跌下来再买,至今她再也买不回差不多条件的住房了。

东莞、中山的房价也从2015年起快速拉升,那边的骂声传来,狼来了,深圳人将房价拉起来了,工资却没有见涨。

回家过年,有朋友听了深圳的房价,惊叹不已。事实上,我也就是这么一套有房产证且真正用于居住的住房,现在还供着呢!多少钱一平方米对一个普通市民来说有何实际意义呢?如果我们卖掉了,住哪里呢?炒房确实也创造了一段段传奇,有个朋友,用50万入市,通过多次来回炒,资产增长了几十倍,变成了3000万了。

买房的故事天天在这个城市里火热地重演。国家、省市限购限贷,再限购再限贷的政策似乎并不影响大家购房的热情。

2017年3月,我家楼下的一家房屋中介机构因经营不善关门了。

又有另一家房屋中介机构租用了同一门面。前几天,它开业了。晚上11点多了,我经过这里,里面依然灯火通明。